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206942603@qq.com,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
青猿传 第1章 东游金乌

换源阅读: 爱书采集|
  烈曰当空。

  阳光雄视着青黎长河,一头猴子从河面掠出,升到半空环顾四望,下方尽是滔滔奔流的河水,看不见陆地在何方。

  这大河辽阔的不可思议。

  猴子落于河面,只觉身躯比尘埃还要渺小,大自然的瑰奇超出他的想象,致使他放弃探索大地的念头。

  ‘扑通!’一声,他回坠河中。

  双腿使力一弹,化作一道水浪垂直下落。

  河下水深难测,崇山绵延,林草密布,另有一番璀璨景观。

  不过层层河水很快把阳光阻隔在外,当他降落河底,双脚趟在污泥里,早已是伸手不见五指,彻底被黑暗吞没。

  在这样的环境内,生存不容易。

  好在猴子已经习惯在水中呼吸,也适应了与黑暗为伍。

  只是他离群索居,排解不了心头孤独。

  他名叫袁河,身躯是一头水生猿猴,灵魂却是实实在在的人类,他无意间穿越到这一方陌生世界,未得人躯也就罢了,偏偏还流落到暗无天日的长河里。

  骤然从陆生变为水生,真如堕了深渊一样。

  袁河渴望着逃离,为此他多次浮到河面,试图登陆生活,可是他习性与鱼儿没什么两样,出河后存在后遗症,他身躯会衰竭,虚弱不堪。

  缺了水,他会死掉。

  况且袁河也不知道陆地在哪里,猿猴原主残留的记忆又在一遍遍警示他,水族与人族势不两立,危险实在太大。

  尝试许多回,他最终绝了登陆念头。

  “大河被妖族霸占,妖王们划国分治,统御的水妖精怪不知有多少,我本身就是一个妖怪,既然重生为猿猴,总想着前世人生也于事无补,我应该向前看,妖生未必不精彩。”

  袁河是在两个月前穿越过来,直到今天才放下前生往事,他决定继承猿猴原主的遗志,修炼神通,展开他的新妖生。

  他俯身的这头猿猴根脚奇特,长了一双长耳朵,生来就能捕捉水中声音,往常不动妖力,收心自然,方圆二三十里水域的声响都会落入他的耳朵。

  若他穷尽妖力认准某一人或某一妖,距离可以再延伸一倍。

  可惜他只能听声音,却是看不见对方模样,而且这种神通遇水才能施展,到了河外空气里,效果是要大打折扣的。

  但这已经称得上天赋异禀,这头猿猴从西方潜游过来,渡了数万里水域,途中误入不知多少水妖扎堆的险地,却仗着灵耳窃听的神通,屡屡躲灾避难,俨然就是救命的顺风耳。

  数万里是相当漫长的一段水程,在青黎长河里,仅仅是一小段距离而已。

  这条大河东西走向,流淌了无数岁月,汇聚着天地精华,最窄的宽度也有一千多里,长度根本无法测量。

  在河内生活的水族更是无数无计,哪一族具备什么样的根脚,善于使用什么样的妖法神通,又是栖居在哪一处领地,归属于哪一座妖国管辖?这些都需要袁河慢慢摸索掌握。

  他是灵魂附身猿猴,吞噬了猿猴记忆,对大河环境并不算两眼一抹黑。

  他目前身处的水域叫做‘枭魂山’,这是一片水鬼扎堆的无主地带,枭魂山西边是铁翼妖国,东边是金乌妖国,再往东走几里地,就能进入金乌国的疆土内。

  猿猴因在老家惹了大祸,不得不远离故水避难,但他不是漫无目的的逃亡,出发前已经选好避难地点,就在金乌国的一座水府内。

  金乌国开国已经有六十二世,妖族寿元绵长,习惯以‘世’计时,一世为人界三十年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统御治理,国中开辟十余座大型水府。

  一府之地覆盖千里水域,诸族各开妖洞,混居其中。

  袁河要先弄清楚,金乌国边境是哪路水府在管辖,又是那座妖洞在镇守。

  他正准备继续东游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吹螺声。

  他旋即支起耳朵,开始偷听动静。

  螺声源自一棵水生青荷树。

  一头虾妖站在树下,正举着螺号吹奏,螺声扩散处,附近草丛山间,老虾幼虾、青虾红虾,纷纷游出巢穴,五光十色阵势浩大,掀起偌大水波,成群结队朝青荷树集合过来。

  这里是栖侠妖洞,多年前一头六睛虾开灵入道,自称姓‘侠’,择其地建立洞府,以‘栖侠’为洞名,拉拢四方虾族共生共居,并施以教化,世世代代繁衍生息,形成现今的规模。

  洞中居住着各种虾族,即使存在变异血脉,或生有龟足、长有蝎尾、披有鱼鳞,但它们均以虾为正统。

  栖侠洞是以青荷树为中心,这树躯干粗壮,底部挖开一扇洞门,这也是洞主侠仲的居所,侠仲根脚是一头金钳虾,他在河中存活已有五百余年,受金乌国妖王册封,统治一方水域。

  他望见虾群靠拢过来,缓缓垂下螺号,脸上愁云凝结,金眉紧皱,像是在忧虑着什么事。

  他长着一颗人头,也有人肩与双臂,但胸腹以下仍旧是虾躯,看上去奇模怪样,皮肤又是虾壳,别有一番狰狞面貌,这是他修炼《化骨易形术》的结果。

  妖族吞服大河精华,专炼妖躯,他已经炼到第二层次的斩骨境界,具备修炼易形术的资格,金乌国王册封他为栖侠洞主时,一并赐下这道妖术。

  其实他对人族极为反感,化形人身非他所愿,但虾躯行为迟钝,无法造物,也不便掌握器具,为了更好的管辖与教化洞民,他还是化了形,不过仅限于部分妖骨的变化。

  潜伏洞外的袁河看不见虾族大动员的一幕,却能清晰听到侠仲的声音。

  “你们上前来!”

  栖侠洞居住有两百多种虾族,每一族都有一位族长,侠仲是在召唤族长们近前听令。

  这些族长身躯异于凡虾,最大已经膨胀到丈许长,虾鳞闪烁妖光,交映生辉,把这一方幽暗水域照的大亮,但他们妖力尚浅,仅仅处于第一层次的开灵境界,智慧与侠仲相比也有差距,勉强懂得学习与交流。

  侠仲在他们身上逐一扫过,语气趋于凝重:

  “两日前,河外有人贼派遣妖奴潜入我千秋水府境内的抚莲妖洞,试图偷盗河珍黑玉藕,被秋蓉洞主发现,打了起来,那妖奴诈败逃走,秋蓉洞主追出河面,结果让人贼给杀了。”

  此言落毕,族长们惊起一阵鼓噪,侠仲抬手制止,继续说:“杀了还不罢休,那人贼又指示妖奴潜回抚莲洞,诛绝秋蓉洞主子孙,抢光洞府河珍,秋洞主这一脉非同寻常,她是水府之主秋天师的嫡系血脉,消息传到水府后秋天师震怒,颁下了招妖令,水府境内四十七座妖洞尽数征召,跟随他登岸报复人贼,念及各洞都有孩儿要照顾,他准许每座妖洞留下一位妖卒看守家园。”

  这番话对袁河了解水域地理很关键。

  妖国沿袭了人界王国的统御体系,不过是强者为王,侠仲所说的‘秋天师’,这其实是官衔,妖力比侠仲高的多,有资格统治一座大水府。

  侠仲是‘秋天师’麾下统领,属于最底层的小官,领地是几十里的小妖洞,日常没有战事时,开采河珍上缴贡品,若遇战事必须服兵役。

  至于妖卒,全是喽啰,在场这两百多头虾族族长都是小卒子。

  “竟然诛灭一座妖洞,人心何其毒辣。”

  “那人贼如此草菅妖命,我等绝不能袖肢旁观,愿跟随秋天师上岸杀贼。”

  族长们群情激愤,杀声震河。

  “稍安勿躁!”侠仲又一次挥手:“人贼该杀,但这次是万妖登陆,人贼反击必然残酷,此战凶多吉少,都不要轻敌大意!秋天师号令我们前往水府师宫集结,都安排好各自家事,开战期间约束好各家孩儿,严禁到洞外水域嬉游,它们仍旧是兽躯,没有我们庇护,倘若遇到外族袭击,都难以活命。”

  讲到这里,忧愁之味又浓三分。

  他是栖侠洞寿元最悠久的虾妖,经历过岁月磨练,洞察一些世事险恶。

  他心知肚明,岸上人界王国无数,道门林立,人贼如蚁,如果上岸决战,几无全身而退的可能,万一战败了,府主秋天师妖法高深,可轻易逃回大河,他这些妖兵妖卒该怎么办?

  ‘这次登岸,怕是不能回来了。’侠仲心下悲观,他决定安排后事,秋天师准许每座妖洞留下一头妖卒看守家园,这留下之妖必须是他的嫡系子孙,想到这里,他指向那头躯体泛金的虾妖:“崇文,你留下守护家门。”

  “老祖宗,你别看孩儿寿数小,孩儿不怕人贼,也敢战斗……”

  “不要废话,就你留下。”侠仲冷厉打断他:“我们走了以后,你须日夜不停沿洞巡逻,严防外族趁乱洗劫,如果月内我们无谁归来,就由你接任洞主,管辖妖洞。”

  又回身指着树门:“这洞府里存有我历代先祖渡劫失败后遗留的珍宝,兵情险恶,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,万一府主秋天师也在此战里陨亡,那么千秋水府就要易名换主,到时新任府主肯定会派遣妖官前来收取贡品,你可把珍宝尽数献上,向新府主表忠,于此吾族才能继续栖居在这一方水域里。”

  “遵令。”这头叫‘崇文’的虾妖极是听话,不敢再坚持已见,接下了委任令。

  等诸事交代完毕,安置好老小,侠仲浮出青荷树,领着喽啰们浩浩荡荡朝东方的水府师宫远游而去。

  栖侠洞能战的兵力尽数调空。

  这也给了袁河叩门机会,但他并不着急与虾族接触,准备等待一个月时间,那头虾妖统领把后事都已经安排妥当,恐怕这次登岸要有去无归。

  袁河开灵化妖不久,神通有限,等他确认附近再无大妖栖居,才会进入栖侠洞,并暂居下来。